灵域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十荒大罗 > 正文 第七百九十八章 三人行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    方奇身子四周两片蓝色月牙在游荡飞舞,手中拖着一口储物袋,四周不少灵药统统落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竟然还有蓝月灵草。”方奇眼睛一亮,看着眼前那一株闪烁着淡蓝色的光芒,种种神曦好似光点闪烁。

    “玲珑藤,黄精草,碎玉花,巫魂骨铁木……”方奇双眼愈发的明亮,他身为一位古神纹师,看到这些灵草他的双眼都亮了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灵草,他就可以炼制更多稀罕的丹方了!

    他心中露出喜色,秉持着节俭持家的习性,方奇将这里所有的灵草统统都搬空了,只留下了一些根茎,本来他是想要连根茎都搬走,但是想一想上天有好生之德,还是要留给后来者一些东西的,这才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灵墟元界还真是奇特,竟然还保存着古代极为古老的灵珍,这些灵珍在蛮荒世界可是极为稀少的,平常很难见到,这灵墟元界中却是完整的保存了下来,保存了整个远古时代的气象。”方奇心中的愈发的好奇,同时手上丝毫不停留,将那些灵珍都取走。

    “这一片地方还真是个好地方,想不到竟然会有这么多的灵药,这么多年来竟然没有人发现?”方奇心中偷笑,继续向着山谷深处行去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山谷之外,三个修士联手走来,他们身上苍老无比,一步步走来,但是却只找到了寥寥几株灵药,而且这些灵珍还远远没有成熟,更加谈不上什么天材地宝了。

    “叶严,你不是推演出来这里乃是一块地产丰饶的地方吗?怎么这里只有这么几株灵药?”其中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瘦削修士冷声道,他的脸颊高高耸起,露出了高高的脸颊骨,就好像是一只营养不良的猴子,声音尖锐而冰冷,好似冰刀轻轻刮过肌肤。

    “公佥稜,我大衍宗虽然只负责推演,但是也不是所有事情都能推演的清楚,我的推演结果不会有错,你最好不要质疑我的推演。”一个长相胖胖,看起来给人和蔼可亲的老者皱起眉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是怎么回事?!你确定你不是在耍我们?”瘦削黑袍修士公佥稜寒声道。

    “公佥稜,你这话太过分了吧?”胖胖的叶严不咸不淡的道,“我骗你们两个龙虎门的修士,也没有什么用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龙虎门最擅长掌控元气来炼丹,你既然想要求我们为你们炼丹,和我们耍这个小心眼,我很怀疑你是不是真心想要我们给你炼制续命丹药。”公佥稜寒声道。

    “公佥稜师兄,你冷静一下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直没有出声的龙虎门修士突然开口道,他从一开始就在四周走走停停,观察着四周情况。

    “文师弟,你什么意思?”公佥稜心中虽然不爽,他最不爽的就是大衍宗修士,整天都是神神叨叨的的,从来都喜欢吊人胃口,一句话可以吊着说很久,从来不说完整,所以他心中对于这些大衍宗修士,心中是很不爽的,此刻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发泄的机会,自然不肯放弃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应该的确有不少灵珍,大衍宗的这位叶严师兄应该也没有推测错。”文师弟皱着眉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我们来之前捷足先登了。”他摇摇头道,“你看着土地,一看就是刚刚新翻的,而且这里的泥土,我刚刚轻轻的查探过了,这里的泥土非常的肥沃,里面所蕴含的天地元气极为丰富,而在这一片沃土之下,更是蕴藏着各种稀有的矿元素,所以这里的灵珍肯定可以生长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大衍宗的这位师兄没有错,只是我们来的太晚了,有人比我们更早来到这棉西山谷,将这里的灵珍洗劫一空了。”文师弟站起身来,继续向着深处行去,突然指着眼前的一个脚印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还有脚印,看来的确是有人来过了。”他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,怎么办?”文师弟扭过头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杀!”公佥稜怒发冲冠的道,“这一片地方可是我们耗费多少心血才推演出来的宝地,而且危险性也不高,竟然被人凭空洗劫一空!哪有这么好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丹药,事关我们到时候炼制续命灵丹的大事!若是没有那几位灵药作为引子,到时候续命灵丹根本炼制不出来!”公佥稜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那师兄你的意思是,我们追上去,将对方杀了?”文师弟摇头道,“我们现在还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洗劫了这里,还是要小心观察一番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观察,我直接算一算。”大衍宗叶严胖胖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冷笑来,“谁这么大的胆子,竟然将我算出来的地方给洗劫了?”

    “在这灵墟元界中,反正就算杀死了人,也没有人可以推算出来,若是他愿意交出来,倒是不介意放他一条生路,不过他若是敢于顽抗,直接将他弄死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他是一元宗弟子,也一样是死。”他笑眯眯的道,但是眼角闪过的寒光却显示了对方心中浓郁的杀机。

    走到山谷的深处,里面的灵气也愈发的浓郁了,甚至道则都愈发的外露了,方奇感到自己的阳神似乎也遭受到了这一股大道的洗礼,整个人都似乎升华了一般,双眸中闪过一抹喜意,在这么短短的一刻钟的时间内,他的阳神竟然足足增长了一寸高!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山谷的深处,猛然传来了一道飘渺浩荡的神音,仿佛有神人在山谷的深处呓语,就好像是有上古的先民在山谷中祷告,一声声古老的祭祀声若隐若现,方奇心中一定,顿时砰砰砰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真的无意中撞入了一片古老遗迹之中?

    他一步步踏入,让他感到诡异的是,明明刚刚还是毒虫猛兽遍地的山谷中,此刻竟然毫无声息,甚至鸟鸣声虫鸣声都消失无踪,四周一片死寂,仿佛进入了一片无声的世界,没有丝毫的声息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大概走了足足数十里路之后,四周的灵珍愈发的多了,方奇的储物袋已经彻底的放不下了,他心中愁眉苦脸,突然天地猛然一震,一股水波一般的涟漪从虚空中荡漾开来,方奇猛然心中一动,他轻轻的将一根树枝伸向前方,只见那树枝竟然诡异的消失无踪,就好像是前方有一堵无声无息的墙壁,阻隔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方奇瞳孔一缩,一步踏入这透明墙壁中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