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域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万仙王座 > 正文 第4章 以儆效尤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    巩硕一边说,一边用力挥舞着手臂,就像是在发表热血的演讲一样。

    他周围的那些弟子,明显也都是龙行云的仰慕者,此刻只要听到巩硕用那些华丽的辞藻去形容龙行云,他们顿时一个个眼中发光,拼命点头,表达赞同。

    李和弦眉头一挑,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巩硕这时候还没有发现李和弦的靠近,眼中露出轻蔑的神色,一指李和弦的屋子:“你们现在都知道了,这屋子里面,住的就是如臭虫一般的李和弦,这样的家伙,简直就是我们玄月宗的耻辱!虽然龙师兄大人有大量,不愿意和这种臭虫一般计较,哦不对,龙师兄和他计较,简直都是对龙师兄的侮辱!李和弦这种人,根本不配成为我们玄月宗的弟子,我们今天就封了他的屋子,明天去向长老会提议,毁掉他的修为,逐出宗门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几句话的时候,巩硕咬牙切齿,好像已经看到了李和弦落破潦倒的模样,一脸的快意。

    “啧,没看出来啊,你一个外门弟子,居然可以代表长老会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淡淡嘲弄的声音,从巩硕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巩硕眉头一皱,暴喝出声。

    转过身来,看到李和弦就站在不远的地方,似笑非笑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顿时之间,巩硕就像是被人踩中尾巴的老鼠一样,一下子跳了起来,脸色从红到白,从白到青,一瞬间接连变化好几次。

    上次被李和弦一巴掌扇飞出去,虽然及时得到了救治,而且以玄月宗的丹药功效,治疗那种皮外伤,可以说是手到擒来,被打飞的牙齿,几天之后,也全都长齐了。

    但是那时候产生的阴影,却是让巩硕接下来很久一段时间,都会每天做噩梦,甚至从噩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此刻背后说李和弦的坏话,结果却被对方抓了个现行,顿时之间,巩硕的心里面,不知道有多忐忑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谁?”

    “啊!我认出来了!他就是李和弦!”

    “他居然还敢回来?”

    “他当然要回来,龙师兄可是让他去阴风谷面壁的,他要是不回来的话,就是叛离宗门,到时候哪怕是躲藏到天涯海角,执法堂都会找到他,将他诛杀!”

    “哼,得罪了龙师兄,看他还怎么在玄月宗立足!”

    众人众人议论的声音,此刻传到了巩硕的耳中。

    愣了片刻后,巩硕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对啊,这李和弦都得罪了龙师兄了,现在在整个玄月宗,可以说是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,自己怕他什么?

    这时候不痛打落水狗,把上一次的仇给报了,更待何时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巩硕顿时就感觉自己底气十足,身子不抖了,脸色也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上下打量一下李和弦,他的眼中,满是挑衅的神色:“怎么,我说错了?你最好现在老老实实的,不然的话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李和弦似笑非笑地扫一眼巩硕:“看你样子,上一次被打得还不够?”

    听他提起上一次的事情,巩硕的心弦,顿时猛地一跳。

    被李和弦暴打一顿这件事,被巩硕视为生平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可偏偏的,他又知道,自己绝对不是李和弦的对手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他心中对那件事情,是越想越气。

    此刻见李和弦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,重新把这件事提起来,他顿时怒火攻心,张嘴就想要提出再跟李和弦比试一场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这句话冲到嗓子眼,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,猛然之间,他看到了李和弦冰冷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个眼神,就像是一场冰雨,刹那之间,就把他心中仇恨的火焰浇得熄灭,更是让巩硕的灵魂,猛地都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自己这次没能去藏海神舟,而对方去了,实力必然又有精进,原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了,现在差距显然更大,要是贸然提出比试,根本就是自取其辱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巩硕只能含恨将这口气咽了下去,恶狠狠地瞪着李和弦:“等你从阴风谷回来的时候,再得意吧!”

    用轻蔑的眼神扫一眼色厉内荏的巩硕,李和弦轻哼一声,朝他的屋子走去。

    被李和弦那眼神一扫,巩硕更是气得牙齿咯咯之响,全身发抖,偏偏这口气还没法撒出来,简直让他好悬吐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看到门上贴着的封条,李和弦眉头皱了皱。

    玄月宗的门规相当严格,查封弟子洞府的事情,只能由刑罚堂来做。

    而刑罚堂一旦出手,那就是雷霆烈火,绝对不可能就给你贴个封条这么温和,最少也是破墙掀瓦,掘地三尺,整个破坏掉再说。

    所以李和弦此时立即就能断定,这封条和刑罚堂根本就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手指凌空一点,劲气射出,顿时之间,封条就如同裂帛一般,变成一片一片的。

    眼看李和弦毫不犹豫,就迈步朝着屋子里走去,巩硕顿时就急了:“喂!你不能进去!”

    李和弦停下脚步,淡淡看他一眼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因为得罪了龙师兄,这屋子已经被封了,你不能进去。”巩硕抱着胳膊,得意洋洋道,“以后玄月宗就没有你的容身之所了,乖乖去阴风谷吧,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这封条就是你贴的了?”李和弦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是又怎么样,不是又怎么样?”巩硕此刻,终于有了一种占了上风的感觉,嘴巴都要咧到后耳根了,“你能把我怎么样?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李和弦知道,因为得罪了龙行云,此刻巩硕的态度,其实就代表了整个玄月宗绝大多数人的态度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等着看他惨烈的下场呢。

    此刻他不说话,看着巩硕笑了两声,突然之间,一步上前,抓住巩硕的衣领,噼里啪啦,就是几十个耳光。

    周围那些修者,都没想到李和弦居然突然发难,那清脆的抽耳光声,仿佛就像是抽在他们脸上一样,让他们脸颊一阵火辣辣疼。

    几十个耳光停下来的时候,巩硕的脸,已经肿得像是一个猪头,嘴角淌血,眼睛肿得有鹅蛋那么大,此刻整个人软绵绵的,要不是李和弦提着,此刻就已经瘫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李和弦掏出禁灵锁,啪一声将巩硕扣上,然后又将他锁在了大门前,冷哼道:”是你的话,就给我在这里看门十天,不是你的话,就把是谁做的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巩硕此刻脑袋里嗡嗡作响,口鼻里面,全是腥甜的味道,过了好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,顿时又惊又怒:“李和弦!你得罪了龙师兄,还敢这么嚣张!快放了我!”

    李和弦二话不说,又是一个耳光抽过去,将巩硕打翻在地,不屑道:“我连龙行云都敢得罪,凭什么不敢嚣张。”

    眼看李和弦出手狠辣,根本不像是自己心中所料想的诚惶诚恐,顿时之间,周围围观的修者,都生怕惹祸上身,急忙一个个赶紧溜掉了。

    眼看众人鸟兽群散一般,轰然散去,巩硕眼中顿时充满绝望。

    那封条原本就是他贴的,按照他的预想,李和弦回来,一定畏畏缩缩,如同丧家之犬,到时候自己肆意嘲弄对方,报上一次的一箭之仇,都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谁知道的是,李和弦好像根本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一样,而且变得更加喜怒无常,直接出手,都不给他反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要是被对方拴在这里十天,那岂不是就等于是一只看门狗?

    可是说那封条是其他人贴的,他一时之间,也没有栽赃的对象。

    顿时,巩硕越想越是生气,猛然之间,仰头吐出一口鲜血,身子软软瘫倒在地上,竟然被活活气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和弦也不管他是真晕还是假晕,冷冷道:“十天时间,一天都不能少,少一天,我打断你一条腿,少三天,我断你四肢,少五天,我杀你全家,不信你大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半昏迷半清醒的状态中,巩硕听到李和弦的话,又吐出一口血,彻底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和弦再不多看他一眼,迈步进了屋子,长袖一甩,将大门紧紧关上。

    进屋之后,李和弦并没有贸然前进一步,而是将神识释放出来,同时运转封神目,将这屋子里面,一寸一寸,检查一遍,没有丝毫松懈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持续了足足三个时辰。

    李和弦担心有人会在自己屋子里布置阵法,或是趁自己不在的时候,偷偷潜进来过。

    虽然玄月宗有规定,任何人都不允许擅自闯入其他弟子的洞府或是行宫,并且每个弟子的洞府和行宫,哪怕是杂役弟子处的房间,看似简陋,但是也都被阵法笼罩,防止被人窥视。

    但是李和弦清楚,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,而且规矩这种东西,只能约束一部分人,对于强者,规矩不仅不是用来遵守的,反而是用来践踏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要做一件很秘密的事情,所以丝毫不敢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彻底检查完一边后,确认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内,这房子没有人进来过,李和弦这才迈步朝着练功房走去,同时让小狐狸守在外面,一旦有什么情况,立即通知他。

    进了练功房,李和弦布置几个阵法,在房间原有的阵法基础上,又添加了障目阵、隔音阵、迷阵等等阵法,这才盘膝坐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