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域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万仙王座 > 正文 第74章 把你彻底打爆(下)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残秋长老面容狰狞,猛然头顶金光大盛,金丹冉冉升起,金丹之中,一大股黑色光芒,直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他猛然张口,一大股鲜血,喷在手中漆黑的长刀上。

    长刀上面,顿时黑色火焰,熊熊燃起,一个划拉,刹那之间,化作一柄百丈长的凶刀,当空猛烈一斩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巨大的刀刃,在半空拉出一个巨大的扇形,刀锋所至,气流形成的大球上火星四溅,瞬息之间,就被斩出一道巨大的裂缝。

    残秋长老面露喜色,狞笑一声:“就凭你还想困住我?”

    说完,化作一道光芒,朝着裂缝猛冲过去,唰的一声,就从中冲击而出。

    那压抑的感觉瞬间消失,残秋长老心头一松,正要大吼,猛然之间,就现一大团黑影,将自己笼罩。

    一股山岳压顶的恐怖威势,瞬息之间,让他呼吸都不由一滞。

    急忙抬头,残秋长老就看到李和弦已经恢复了正常人的体型。

    此刻笼罩住自己的那一大团黑影,赫然是一柄巨锤!

    这锤子足足有门板大小,上面刻画着狰狞的符纹,让人一看,就一种沉重的味道迎面而来,仿佛傲立天地之间的太古铜门,都要被一下子打爆。

    恍然之间,残秋长老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刚刚困住自己的那个大球,只是一个幌子。

    真正的杀招,是这一锤!

    对方等待的,就是自己脱困而出后的这一刹那心神放松的机会!

    残秋长老张嘴想要咒骂,不过这个时候,李和弦根本不给他这样的机会,手中灭国之锤,如陨石砸地,惊雷炸响,狠狠砸落下来。

    残秋长老猛地吐出一个气,全身火光绽放,手中黑刀上如火龙盘舞,朝着巨锤斩去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,狞笑连连:“小子,我这黑金摄魂刀,可是仙器,你就算抢得先机,那又”

    残秋长老话音未落,猛然之间,瞳孔剧烈收缩。

    他此刻陡然看出来,对方手中的那巨锤,竟然也是一件仙器,而且品阶比自己的黑金摄魂刀还要高!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残秋长老不甘地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今天生的事情,一件比一件出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对方星河境能死死压制住自己这个如意境,就足够出人意料了,现在对方使用的,竟然是比自己品阶还要高的仙器。

    李和弦手中的灭国之锤,是龙妖当年攻城灭国,横扫一方的大杀器,死在灭国之锤下的妖兽和修者,不知道多少,此刻一锤砸下,血气冲天,砰的一声,当空一个巨大的暴击,顿时就把黑金摄魂刀打得连连破碎,上面布满裂纹。

    剧烈的震颤,嗡嗡作响,从到身上传到残秋长老手臂上,顿时就将他的右手整个炸开,爆炸砰砰,将他手掌手腕和前臂,顿时炸成一团团模糊的血肉,一道道滚荡的波纹,将虚空连同他的身体,一同震得裂开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残秋长老身上的皮肤,就像是布满了裂缝,其实那都是密密麻麻的裂缝,顷刻之间,鲜血就从这些伤口里汩汩涌了出来,把他变成了一个血人。

    体修力量横扫,无人能敌!

    残秋长老脸色剧变,剧烈的疼痛,瞬间席卷全身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

    他一声怒吼,强忍剧痛,伸手一抓。

    符箓顿时朝着李和弦狠狠砸过去。

    黑色火焰,滚滚荡荡,如同大坝泄洪,瞬息之间,就要把李和弦吞没。

    李和弦眼中精芒爆闪,猛然之间,一大口呼吸。

    呜呜呜呜

    四周的空气,都在他的面前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黑色火焰,在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面前,被李和弦一口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扭扭曲曲的虚空,瞬息之间,恢复清明。

    山海岛上那些修者,都吓傻了。

    残秋长老一时之间,也像是忘掉了伤口的疼痛,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这黑焰是他勾取东海海底深深海沟中的地火,连同自己从远古遗迹中的获得,凝练出来的毁灭火焰。

    不知道多少敌人,被他火焰一烧,就连骨头渣子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赖以成名的神通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对方居然一口吞了下去,而且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残秋长老瞬间从头凉到脚底。

    这时候他才现,自己和对方之间的差距,宽如鸿沟。

    难怪对方肆无忌惮,敢直接杀到山海岛这里来,敢公然说出毁你山门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对方有资格,有实力!

    在残秋长老心目中,能够和李和弦抗衡的人,恐怕就只有吞海门的门主了。

    处在深深的震惊中,残秋长老全身颤抖,伤口顿时再度崩裂,鲜血抛洒,猛然一声大吼,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度太快,他原本所在的位置,都炸出一大团血花。

    极度惊恐之下,残秋长老将度提升到极致,山海岛上诸多修者一眼望去,只能看到一道血影,拉出一条直线,瞬息之间,就延伸到了天边。

    而李和弦依旧身处原地,好像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悬停在半空,面朝残秋长老逃走的方向,慢条斯理地抬起一条腿,然后猛地往下一跺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远方的天空,陡然一阵。

    堆叠的云朵轰隆隆隆,像是一个圆向外扩散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就像是天穹被击穿了一般。

    一条看不见的大脚,猛然迫出,向下一个践踏。

    大脚的下方,正是仓皇逃窜的残秋长老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残秋长老一脸的绝望和惊慌,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,当空炸成一团触目惊心的血花,惨叫一声,朝着大海坠去。

    大海此刻也一下子爆炸开来,方圆百里的海水,全都炸上了天空。

    白色的水幕,层层叠叠,如同密不透风的高墙。

    山海岛上的这些修者,根本看不到远处生了什么,耳朵里面,只是不断传来山崩地裂的巨响。

    这些声音,仿佛要将他们的骨骼和五脏六腑全都震碎一般,让他们脸色惨白,颤抖不止。

    在这些修者惊恐的目光中,李和弦猛然化作一道长虹,一下子就击穿那层层水幕,瞬间朝着残秋长老坠落的方向赶去,刹那之间,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眨眼功夫,李和弦就来到水幕的中央。

    四周是震耳欲聋的剧烈轰鸣,直冲天际的水幕,一片海洋的海水,此刻全都不见,露出潮湿泥泞的海底。

    残秋长老,此刻全身是血,身子嵌在海底的淤泥里。

    大股大股的血水涌出来,将海底都染得通红,从高空望去,仿佛是一块硕大的血红色宝石。

    李和弦五指一曲,凌空一抓,死狗一般的残秋长老,顿时就被他吸到手里,朝着远处飞去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两个时辰,冲天的水幕,这才全部落下。

    原本湛蓝的海水,因为混合了大量浓稠的鲜血,此刻透出一股极为诡异的颜色。

    山海岛上的那些散修,惊魂未定,一个个全身软。

    又过了好久,他们才渐渐回过神来,彼此望过去,都从对方的眼中,看到了浓浓的惊惧。

    “北域……木子禾,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,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认,这家伙要出名了。”

    “星河境六层打得残秋长老落荒而逃,生死不知,要不是今天亲眼所见,你敢相信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,这样的修者,无论是在家族,还是宗门,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吞海门这一次真的惹上了一个强敌!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一定,吞海门的门主,传说也是一个级天才,不然的话,你以为他怎么能够统领吞海门这样的组织,吞海门中可全都是散修,一个个心狠手辣,杀人如麻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而且吞海门背景极深,我听说不少家族和门派,都和吞海门有暗地里的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不管怎么说,这都不是我们这些小虾米能够参与的争斗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刚刚的战斗,在场这些修者,都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以他们的实力境界,哪怕仅仅是被波及,恐怕都会死无葬身之地,想一下就让他们头皮麻,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就在山海岛上这些修者猜测纷纷,议论纷纷的时候,李和弦已经将残秋长老带到一个隐蔽的海岛上,并且还已经从对方口中弄到了许多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残秋长老的骨头,比李和弦想象的要软得多。

    李和弦原本还想着如果残秋长老骨头足够硬的话,他就再让拷问大师乱心鬼出来一趟,撬开这个家伙的嘴巴。

    谁知道,残秋长老软得堪比鼻涕虫,李和弦都没恐吓,只是把他弄醒之后,他就连连求饶,甚至不惜跪下磕头,只希望李和弦能饶他一名。

    李和弦稍一思索,就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想法。

    李和弦刚刚重创残秋长老的时候,让他受到的都是皮外伤,至于金丹,几乎都没有受到严重的损伤。

    骨头折断,肌肉撕裂这些伤势,对于达到如意境的修者而言,根本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让残秋长老自己修养的话,最多五六天,就可以痊愈了,要是有丹药,甚至可能一个晚上就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本命符箓虽然略有损耗,但是花上几十上百年的时间,总会重新蕴养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差不多来讲,他的实力和境界,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,只要给他时间,恢复之后,那就和过去完全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残秋长老此刻才苦苦求饶,对于他一个散修而言,能保留实力,那可是再重要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见对方磕头磕得脸上全是鲜血的样子,李和弦心念一动,计上心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