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灵域小说网 > 就差说我是神仙了 > 第40章 伯爵的婚礼(十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灵域小说网] https://www.lingyutxt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伯爵的下午茶十分精致。

  茶具是特别定制的,红茶的香味很浓,搭配一小盘甜点,很有英式风格。

  练习跳交际舞时用的留声机又被管家搬到了这里,配合着悠扬的音乐,一时间连外面阴沉的天色都洗成了一种慵懒风格。

  李连几次伸手想要够点心,都被管家不动声色地阻止。

  玩家接受能力良好,对他诡异的状态已经能做到视而不见,真正关注的是摆在伯爵面前的那面镜子。

  一心只想着点心,被管家阻止后还想继续伸手去拿的李连,在看到镜子时动作僵缓了一下,进副本的第一天他因为这面镜子掉了颗牙,即便现在已经成为反应迟钝的活死人,还残留着本能的畏惧。

  伯爵开口前先淡淡看了一眼陈点水的方向,微微一笑后才开口说话:“感谢你们的到来。”

  留意到这个细节,祈天河指尖轻轻碰了下茶杯……看来伯爵很钟意陈点水。

  “这座古堡里美丽的东西都足够致命。”鹦鹉在他脑海里说话。

  闻言祈天河轻笑一声,也对,陈点水当时说他的秘密是可能杀了伯爵,说不准偏偏是这一点让伯爵深陷爱情的泥潭。

  伯爵左手搭在右手手背,姿态优雅地坐着:“父亲去世后的某天,这面镜子突然出现在古堡里,也是从那天起,这里的人无论谁说谎,都会受到惩罚。”

  话说到一半,她抬头看向众人:“你们见到这面镜子时,首先想得是什么?”

  李连根本没把伯爵的话听进去,只会说饿,其他人自然不可能像他那样敷衍。

  伯爵明明对陈点水有好感,这时却把目光定格在祈天河身上。

  遭遇无声点名,祈天河稍稍摆正姿态,坐直身体认真道:“魔镜魔镜,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人?”

  “……”

  留声机中播放的浪漫旋律因为他这句话此刻显得不那么浪漫了。

  然而李连当日掉牙的血腥场面没有出现,证明他所说的话都发自内心。

  祈天河还有心情喝了口茶,一脸无辜问:“难道你们不好奇?”

  这句话就像有魔性一般,被他提起节奏瞬时打乱不说,满脑子循环的都是‘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。’

  伯爵的笑容不复刚才完美,也不再强求剩下的玩家回答自己的提问,低头捋了捋裙摆终于说到重点:“再过一天,我会下定决心,选出成婚对象。”

  她抿了口茶,放下时似乎无意间转了下,杯柄刚好对准祈天河的方向。

  祈天河品出了暗示的意味,这是在催促自己尽快从老妇人手中偷来十字架项链。

  想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。NPC也很会算计,进可攻退可守,他失败了,伯爵便选择更有好感的陈点水,一旦成功,也可以勉强投向他的怀抱。

  原来自己才是那个备胎。

  下午茶结束前,伯爵重新开口提问,这也是最后一个问题:“你们爱不爱我?”

  祈天河:“不爱。”

  陈点水:“不爱。”

  柳天明:“不爱。”

  李连:“饿。”

  伯爵的表情很古怪,说不上是愤怒,当然绝对谈不上高兴,似乎是疑惑,还有那么一丝虚无缥缈的征服欲。

  管家不悦地看了眼这几位另有所图的求婚者,跟在伯爵后面离开。

  祈天河紧接着起身,柳天明和他一路往外走,一段距离后还能听到身后李连狼吞虎咽的响动。

  柳天明:“对李连的事,你怎么想?”

  祈天河:“原因可能有很多。”

  写得信不受伯爵欢迎,没有完成老妇人的任务,头天晚上就被扎伤了脚……李连失误的地方不少,但要分析哪一条最致命,一时还真不好说。

  “不过我倒是有个主意。”

  柳天明:“去找老妇人?”

  “对,她能把那些蝙蝠封印在床下,关于李连的情况,了解的肯定比我们深。”

  “挺好。”柳天明赞同,却在到楼梯口时没有下楼,似乎准备一直往前走。

  祈天河纳闷:“不一起?”

  柳天明摇头:“你去忙吧,我去做掉陈点水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走了两步,祈天河突然回头:“等等,你说什么?”

  柳天明就事论事:“伯爵已经有了倾向性,不除掉陈点水,后续会很麻烦。”

  “副本里杀人下场游戏要难度会提升,”祈天河皱眉:“有风险也不划算。”

  柳天明:“我有安排。”他望着祈天河:“你自己小心点,我还要提前准备一些事情,你别在这之前被他干掉了。”

  对于陈点水来说,祈天河同样是个不小的隐患。

  但柳天明私心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小,祈天河风轻云淡的外表下掩藏的可能是个心狠手辣的灵魂,不过这也情有可原……生理缺陷容易造成心态失衡,甚至扭曲。

  视线在他身上快速一扫,又收了回来。

  “……”祈天河深刻怀疑对方刚刚那个眼神别有深意。

  两人分开后,祈天河绕过花园走到草坪那边,竟然没在熟悉的地方看到老妇人。

  “有没有见到伯爵的母亲?”他问园丁。

  园丁:“蛋糕很好吃,你能帮我偷一块么?”

  好像在他的世界里,只有种花和吃蛋糕。

  祈天河懒得为这么个问题去冒险偷东西,选择独自转悠寻觅。寻找老妇人踪迹的时候,他回想起和柳天明间的交谈,作为和伯爵相处时间最多的人,自己之于陈点水确实算个麻烦。

  柳天明认为陈点水会对他出手,这种判断并非毫无依据。

  暗沉沉的天空下,祈天河脚步一顿,突然意识到会不会陈点水已经有所动作,只不过他没有察觉?

  就说墙壁后有那么长一条暗道,里面还分多条岔路,说明暗道通往其他房间的也有,为什么老伯爵偏偏在当晚出现在他的屋子?

  “说谎言的嘴,为耶和华所憎恶……”

  声音随风飘过来,一棵古老的大树下,老妇人难得没在祷告,抱着本《圣经》碎碎念。

  祈天河看着她,想起自己进副本时也在诵读《圣经》,当时玩家人手一本,后来因为镜子测谎,他被暂时赶出了古堡,回来时并没有在桌上再看到那本《圣经》。

  不过那时没太当回事,只当管家收走了,如今想来不是没可能被某个玩家偷偷拿走。

  “你想得没错,昨晚你在花园里碰到陈点水的时候,他不但是在做送给伯爵的暗器,还烧了先前偷走你的那本《圣经》。”

  听完鹦鹉的发言,祈天河嘴角一抽:“这消息你可说得真及时。”

  鹦鹉淡漠:“所有杀不死你的,都会让你变得更强大。”

  “……”别随意篡改名人名言好么?

  老妇人瞧见祈天河来了,却站在那里不动自言自语,伸出枯瘦的手招了下。

  祈天河调整好一个笑容走过去。

  “找您有点事,”祈天河摆出恭敬的姿态:“我有一个朋友,他总说心里空荡荡的,好像时刻处于饥饿状态。”

  话音落下,空气陷入一瞬间的死寂。

  目光中的和善淡去,老妇人看他的眼神逐渐变得惊恐,手上的青筋也鼓了起来,用力捏住书边,好像下一刻就要砸过来。

  祈天河再次强调:“是我的朋友,不是我。”

  老妇人死死盯住他,确定祈天河正常呼吸,说话也有逻辑后,胳膊才重新垂下来。

  见状祈天河微松口气,长话短说:“您看我那朋友还有救不?”

  老妇人才缓和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:“烧死他!全烧了!”

  原本就没几两肉的肩头被她用力按住,指甲都快要戳破衣服刺进去。祈天河猜测李连多半凉定了,适时转移话题:“订婚宴已经开始筹备,但伯爵目前的意向人选不是我。”

  老妇人对这个女儿怨念很深,一听到她看上的人选不是祈天河,又开始不顾形象地骂骂咧咧。

  没有直接问起十字架项链,祈天河试探道:“您看我该怎么做才能挽回伯爵的心?”

  骂声戛然而止,老妇人冷静地十分突然,与此同时她的嘴角勾起一个阴冷的笑容:“她让你来找我要那串项链,对不对?”

  祈天河不说话,但也不否认。

  “我嫁给一个恶魔,然后又生下一个恶魔……”老妇人紧紧抱着怀里的圣经:“不对,是恶魔先进行蛊惑的……”

  祈天河站在一旁,默默等她发泄完。

  许久,老妇人终于停下无用的念叨,开始说起正事:“我有两件陪嫁,一件是珍珠手链,另一件就是那个孽种想要的东西。”

  祈天河:“那串项链真就这么神奇,可以驱邪?”

  被他一激,老妇人情绪上来怒道:“你在质疑我说谎?”

  祈天河:“当然不是。”紧接着又说:“能给我看一眼么?”

  老妇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了他将近十几秒,才说了声好,然后没了动静。

  祈天河又细细询问了几句,老妇人一概不答,在他快要放弃时,忽然道:“你低头。”

  祈天河稍稍低了下脖子,该有的警惕也没少。

  老妇人拆了圣经的封面,厚重的书壳下藏着一串十字架项链,她亲手给祈天河戴了上去。

  十字架只经过了简单的打磨,款式也很大方,配合祈天河现在穿得这身白袍,居然还挺搭。

  可惜当事人根本没心情欣赏这份奇异的美感,反而有撞了邪的错觉,从这项链触碰到颈间肌肤的那一刻,祈天河就感觉到一股子形容不出的凉意。

  “东西是不是有问题?”他问鹦鹉。

  鹦鹉充当一个没有感情的复读机器:“所有杀不死你的,都会让你变得更强大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祈天河试着想要取下来,但是一低头,脑袋就很难再抬起来。无奈只能暂时保持这种僵硬的状态回房间,上楼前让女仆安排人抬进来一张新的铁床。

  有了连人带床被拉入密室的前车之鉴,这一次祈天河专门让人把床放在了正中间,几面都不沾墙。

  躺在床上,颈部终于舒服了一些。

  昨晚一夜没休息,他睁眼望着上方角落的蜘蛛网,很快迷迷糊糊睡着了。不知过去多久,祈天河嗅到了泥土的味道,外面还有滴答滴答的声音,他从睡梦中惊醒,偏过头去看铁窗,雨水飘进来,混合窗沿上的尘土往下流淌,印下一道道痕迹。

  敲门声覆盖住雨滴声。

  “祈天河。”有人在叫他:“在么?快开下门。”

  十分熟悉的声音,好像还很值得信赖。祈天河反射性坐起身子,揉了揉脖子,准备去开门。

  手刚放在门把手上,突然又收了回来。

  “谁啊?”边问着还按了按眉心,脑海中一片混乱。

  外面的人有些不耐烦:“是我啊。”

  说完又加大敲门的力道,一下连着一下,咚咚地震动仿佛在敲击人的耳膜。

  “快一点。”又过去几秒,见里面的人没反应,开口催促:“是我,快给我开门。”

  “我?”祈天河喃喃重复了一遍,项链压得他喘不过气,半个身子靠在门板上。

  我是谁?

  这个疑问刚一出现,脑海中突然传来一阵剧痛,哪怕用拳头死死抵住太阳穴也缓和不了分毫,疼痛让他不得不颤抖地蹲下身。敲门的声音还在继续,祈天河手从额头滑下来,紧紧攥住十字架,直至十字架的一端把掌心戳破,鲜血渗出的刹那,他冷汗涔涔,人却突然惊醒……外面那道声音不就是他自己的?

  有了这个认知,脑海里铺天盖地涌来的刺痛渐渐散去。

  就在这时,门把手已经松动。

  ‘砰’地一下,门锁处直接被掏开一个窟窿,发白的手指猛地伸进来,一把抓住祈天河的领子。

  祈天河用脚抵着墙边,使劲一蹬,刺啦一声,衣服破了道口子的同时他也得以挣脱。

  危机才解除一瞬,没了锁的门被轻而易举推开,和刚刚的急迫不同,这时门被相当缓慢地推开,‘吱呀’的开门声也随之无限延长,刺激着神经末梢。

  祈天河险些飙出一句脏话,恐怖故事里不是只要不开门,鬼就进不来?

  不讲鬼德啊!

  门最终还是彻底敞开,出现在面前的不是鬼,而是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,相似到什么境界……就连白袍才扯开的裂口都是完全复制。

  惊讶只有一瞬间,祈天河快速思考起退路,求救肯定行不通,指不定还引来一补刀的,似乎想到什么,他垂下眼站起来。

  “你想利用密室搏一次?”如出一辙的自己咧开嘴:“不用做无谓的挣扎,因为我才是你,真正的你,知道你会考虑的一切可能。”

  “……好比你紧张时小拇指尖会微微颤抖,没错,就像现在这样。”

  祈天河不去理会他的妄言,想要寻求破局之法。

  “你赢不了,”那人走近几步,站在他面前:“因为这世上没有人能完全接受真实的自己。”

  逼人的气场压得祈天河不得不抬起头跟他对视,突然想到进入副本前萦绕在耳边的那句话——

  你能接受真实的自己么?

  显然不能。

  祈天河可以轻而易举看到对方眼中的暴戾,冷漠,仿佛被困住的野兽,随时会冲出牢笼撕咬毁坏一切。

  哪怕不是玩家,正常人也有消极愤怒的时候,只是他们学习过的知识,道德,和法律的约束能很好地不让事态往极端的方向发展。如果人人无所顾忌地展示本我,迟早带来灾难。

  颈部越来越僵,压迫地思维无法活跃,在又一次陷入混淆前,祈天河咬着牙坚持己见:“你和我不是一回事,你连个最起码的价值观都没有。”

  四目相对,他的眼神要更加无畏。

  然而面对面站着的‘自己’并没有因为这份坚定而消失。

  “……”

  真正的不讲鬼德啊!

  当他冲破思想迷雾坚定自我时,有底线的鬼就该遗憾退场。

  残酷的现实摆在面前,鬼不但没有消失,反而慢慢抬起冰凉的手,掐向细长的脖子。

  祈天河根本没有力气阻挡,呼吸逐渐变得困难,身上的道具像是被封印一样,无法拿出来。

  “你、不、是、我……”

  到了这个时候,他还哑声坚持着,在对方无动于衷的笑容里说:“我有证据。”

  语毕闭了闭眼,一只漂亮的鹦鹉凭空出现,它的尾巴要比寻常鸟类长一些,一双小眼珠闪烁着人类才有的情绪,鹦鹉在祈天河头顶盘旋一圈停下,居高临下望着对面那个所谓的真我,嫌弃开口:“哪里来的冒牌残次品?”

  ‘真我’先前那副万事尽在掌握的从容消失,掐着脖子的手微微放松了一些……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流逝,他一脸怨毒地看向祈天河。

  祈天河扯了下嘴角:“你看,我说了我们不一样,我脑子里住了只鸟,你有么?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